首頁 > 南京新聞 > 文體 > 正文

品讀南京| 百年老廠檔案揭秘云錦工藝精華

2020-01-05 10:51圖文來源:紫金山觀察

“錦”在古代絲織物中,代表最高技術水平,而南京云錦則集歷代織錦工藝藝術之大成,列中國四大名錦之首,元、明、清三朝均為皇家御用貢品,被稱作是“中國古代織錦工藝史上最后一座里程碑”。

眾所皆知,南京云錦是口口相傳的工藝,技術都在人身上。然而,南京市檔案館在封存已久的檔案里卻發現了驚喜——部分珍貴檔案揭示了南京云錦史上一家重要企業南京中興源絲織廠的發展歷史,及其工藝精華。

檔案

幾經輾轉,云錦珍檔依舊完好

微信圖片_20200105110025

中興源絲織廠的云錦意匠稿。市檔案館供圖

南京的工業企業在中國近現代工業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19世紀60年代洋務運動期間創辦的四大兵工企業之一的金陵機器制造局、號稱“遠東第一大廠”的永利铔廠、建材工業的杰出代表江南水泥廠、云錦工藝集大成者中興源絲織廠……都是南京所擁有的中國民族工業代表性企業。

說起中興源絲織廠,很多人或許感到陌生,它在南京云錦發展史上有著承上啟下的重要地位,承接南京云錦的輝煌,又在南京云錦瀕臨滅絕的時候保留下了這支“藝脈”。

南京市檔案館史料開發利用處副處長王偉告訴紫君,1997年中興源和同屬輕紡集團的幾個廠合并,老廠區的一些東西也搬到了河西應天大街的一個紗廠里,由托管中心專門處理善后事宜。

微信圖片_20200105110028

中興源絲織廠生產的《松鶴牌南京云錦》在1983年獲國家銀質獎。市檔案館供圖

“2009年,我參與了中興源的檔案接收工作,中興源絲織廠的檔案近3000卷,而且大多保存完整,有文書檔案、科技檔案、實物檔案和聲像檔案,對我們揭示云錦工藝有非常大的幫助。”王偉說,中興源檔案也是南京市檔案館當時接收的最完整、規模最大的工業企業檔案。

要知道,很久以來云錦的傳承都是靠師傅帶徒弟,口口相傳;而中興源絲織廠的這套檔案卻記錄著云錦工藝的“核心機密”。就拿這數百種產品的樣品和近千張云錦圖紙(也叫“意匠稿”)來說,其中詳細收錄了每種產品的樣品、品名、總編號、時間、原料、密度、門幅、重量、零售價、花樣尺寸等重要信息……時至今日,通過這些珍貴的云錦檔案我們仍然感受到一代又一代大師們的奇巧構思和精湛技藝。

中興源

金陵有錦,吸引外地商號來寧

歷史上,云錦雖產于南京,但其主要市場卻在北方。南京市檔案館所藏資料中,對于云錦業的情況,有如下記載:“按錦業最盛時代,當推前清康(熙)、乾(?。﹥傻墼谖粫r為極。除皇帝、親王必用外,兼答謝越南、朝鮮等國贈禮之需,復售與住坐南京之富商大賈,運往蒙古及西藏等處。” 

微信圖片_20200105110033

中興源絲織廠的云錦海外揚名,僅1980年一年就接待外賓近50次。這是中興源工會干事余成源創作的《歡迎外賓》。余春蘭供圖

云錦織造業,也為南京人提供無數就業機會。早在康熙、乾隆年間就有民間云錦機房兩百余家。檔案記載:“據世職斯業者云,當極盛時代,織錦機戶約二百余家,每家機數二三張至五六張不等,十張以上者幾稀。每年出品總數約值銀二百余萬兩,依此求生活之工人如織染、繪圖、挑花者等等,當有萬數千。”

根據現有檔案,中興源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874年“正源興”商號,這么算來,中興源已有146歲了。

“以前北京幫為了向南京的織坊收購或定制各種花色的云錦織料,就在南京開設分號。正源興就是其中一家。”王偉說,清朝末年官辦織造機構取消以后,宮廷、宗教寺廟、達官顯貴依然對云錦有強烈的需求,因此依然有眾多北京商號來南京開設分號,收購云錦,正源興就是其中一家。

專營綢緞繡貨的正源興原本只是個“外來戶”,哪知道,它越做越大,逐漸壟斷了南京云錦市場,后來干脆在朝天宮附近的絨莊街建立起了自己的工廠。

薪火相傳,瀕臨滅絕之際保留下一支“藝脈”

抗戰的爆發導致了正源興業務不振,其下全部機構不得不分拆解散。直至1948年,部分股東才在南京重組了中興源。然而此時絲織廠僅存4臺織機,8名工人。

微信圖片_20200105110036

藏族同胞購買中興源云錦。市檔案館供圖

王偉說:“在南京,云錦奄奄一息、瀕臨滅絕的時候,是南京中興源絲織廠僅存的四臺織布機還在生產云錦,讓云錦工藝沒有在那個年代消失。”

新中國成立后,黨和政府對絲綢工業非常重視和關懷,積極挽救民族工藝,大力扶植傳統優良產品云錦。1956年1月1日,中興源絲織廠與南京11家絲綢小廠合并 ,經過改組實行公私合營,定名“南京中興源絲織廠”。

中興源保留下的“火種”,也對后來云錦研究所的建立提供了幫助。1956年埃及藝術展在北京舉行,周恩來總理看了他們的織錦工藝后問起南京的云錦。恰好工藝美術史論家張道一在現場,總理握著張道一的手說:“一定要南京的同志把云錦工藝繼承下來,發揚光大。”

1957年云錦研究所成立了,美術家、教育家陳之佛被特邀為名譽組長,當時云錦研究所從中興源絲織廠、老藝人那里征集到近千幅云錦圖案設計稿。

技術創新,上世紀70年代就使用機器織錦

雖然中興源絲織廠當年生產的產品實物很多已經蹤跡難覓了,但南京市檔案館發現的這一箱箱云錦意匠稿,留給了后人無限的想象空間。

微信圖片_20200105110040

《南京長江大橋》云錦意匠稿。市檔案館供圖

南京長江大橋于1968年建成通車,作為中國第一座自行設計建造的雙層式鐵路、公路兩用橋,南京長江大橋承載著一個時代的印記,滲透進了幾代人的情感記憶里。

在那個年代,南京長江大橋通車是一個熱點事件,極大激勵了全國人民的創作熱情,絲織行業也深受影響。中興源絲織廠緊跟潮流,將云錦技藝服務于創新題材,創作了一幅南京長江大橋主題的云錦作品。今天回顧這幅作品,依然極具創意性和時代感。

創新一直是中興源絲織廠的追求。早在1973年,南京中興源絲織廠就開始嘗試用機械化的方式生產云錦,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中興源比較有代表性的兩個產品——彩庫錦和漸變綢,都可以用電機進行生產。

不過云錦的精髓卻依舊保留在一代代中興源人的手中。中興源的老人告訴紫君,機器織造的云錦相對手工織造的產品,在色彩豐富程度上稍微遜色點。手工織造的云錦,同一緯線上可以織出多種顏色,這也就是所謂的“逐花異色”;而機器一梭子下去,緯線上往往只能是同一種顏色。

延伸閱讀

南京云錦是個“非遺”孵化器

云錦的價值不僅在于“寸金寸錦”,更在于南京現有的很多非遺項目都與它相生、相伴。例如,南京白局、南京金箔鍛制技藝。

微信圖片_20200105110043

中興源絲織廠一角。市檔案館供圖

“織工在大花樓織機上一待就是許久,非??菰?。為了打發時間,云錦工人勞作時口唱小曲,自娛自樂,如此便形成了一種新的曲藝形式。”2018年文化與自然遺產日這天,云錦項目國家級傳承人周雙喜在央視《非遺公開課》上特意介紹了另一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南京白局。

白局是云錦機坊工人一邊勞動一邊說唱的表演形式。表演一般一至二人,多至三五人,用南京方言,唱的是俚曲,通俗易懂,韻味淳樸,生動詼諧,極具濃郁南京特色。他們會說身邊的生活,講稀奇古怪的事物,談金陵四十八景,也唱江南江北和周邊地區的小調,傾吐心中的郁悶,抒發情感。

其實,在信息匱乏的當年,白局在人們的生活中實際充當了廣播宣傳的角色。因此,通過白局唱新聞的方式很快就在工人當中流行起來。如《倒文德橋》:光緒三十一年上,南京城出了新聞事一樁。/要問什么事?夫子廟西里轟東倒呀倒欄桿……多年的木頭欄桿,基本已腐爛。/來的人多分量重,經不住人擠扛。/忽然,叭叉一聲響,恨不得長翅膀……

這段唱詞就向人們生動再現了光緒三十一年端午節老百姓爭看賽龍舟,擠斷夫子廟文德橋一事。

在云錦最紅火的時候,紡織工人眾多,收入也都不錯,所以當時唱白局都是擺場子不收錢,所謂“白擺一回唱局”,故稱“白局”。

拋梭打緯萬千次,霓彩云裳方始成。作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杰出代表,云錦家喻戶曉。但很多人不知道,沒有真金線,云錦就沒有“生命”。在工藝上,云錦是一種大量用金線、銀線,并善于用金裝飾織物花紋的提花絲織物。

與金箔相比,金線雖只是金箔生產中的附加產品,其制作工藝卻遠比金箔復雜。據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執行館長耿奇介紹,金線是將金箔貼在特殊的紙張上,用雨花石或瑪瑙石拋光后切成絲,再將其捻成圓的金線。從做紙、做粉到終成金線,前后一共有12道工藝,才能將金箔搓成直徑不到1毫米的細線。

檔案館工作人員告訴紫君,真金線唯一的銷路就是賣給云錦生產企業,用于“夾金織銀”工藝。資料顯示,新中國成立前,真金線的作坊主要分布在南京龍潭鎮沿江帶子洲的農村。最盛時,帶子洲的金線作坊號稱“綿延五里”,晝夜燈火不息地生產金線?,F在博物館陳列的帝王、官員服裝、少數民族服飾上的金線大都是龍潭一帶生產的。

文:紫金山觀察記者 翟羽 (王偉對此文亦有貢獻)

編輯:紫金山觀察編輯 楊凡

責任編輯:尹淑瓊

周刊

目前南京正在充分挖掘本地生產能力,同時多渠道開展全球采購,積極組織貨源,并采取平價銷售、限購等方式,盡最大努力保市場供應。[詳細]
好友麻将游戏app下载